您好,欢迎光临陕西北京PK10有限公司网站!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铭人在线咨询热线:
029-87375858
栏目导航
学员生活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9-87375858
电话:15319955858
咨询微信:PK10
地址:西安市莲湖区广信大厦3256号
当前位置:主页 > 学员生活 >
不是调动某某部队攻击
浏览: 发布日期:2018-10-04

  法制晚报讯 (特派缅甸记者 梁千里) 对于林峰来说,当兵是当时一种很自然的选择,而那段军旅生涯对他来说则是一段苦旅。“当兵好不好,大家晓得,吃不饱穿不暖,样样都不好。”林峰顿了一下后对《法制晚报》记者说:“但是为了国家。”

  林峰老先生是法晚记者在缅甸境内见到的第一个老兵,老爷子听说记者来了,竟然站在屋门口等候,直到将记者让进屋里。

  面对自己孙子辈的记者,他也不客气,上来就提出要名片。家人解释,这是老爷子的一个爱好,将所有来访记者的名片收集起来。

  老爷子虽然出生在海外,但是一直坚持说自己祖籍广东梅县,只是其祖父辈下南洋到印度,后来在六岁那年回到了广东省梅县丙村读书,一直到高中二年级。

  目前负责照料老人的是大儿子林裕源先生,他家在当地做小买卖,生活还算不错。

  和一般喜欢讲“当年”的老人不太一样,林峰老爷子很愿意聊现在,比如聊一聊北京的“世界运动会”(2008年奥运会),聊一聊中国现在的“打老虎”,甚至提到了日本正在进行的修宪,他还知道日本现在的首相是安倍。

  回忆起自己1942年参军的事情,老爷子并没有显得特别慷慨激昂,只是笑呵呵地说当时自己还是学生,听说日本人打来了,于是才选择了参军。

  “香港沦陷了,汕头沦陷了,潮州沦陷了,眼看就到梅县了,有人招兵,我就去参军了。”老爷子说起这番话来,就如同是在进行一次正常的求职一般。

  根据林老爷子回忆,当时是在村里有个招兵站,到处贴了“好铁要打钉,好男要当兵”的标语,参军对于当时村里的年轻人来说是个普遍的想法。

  当时有很多军事学校来招考,林峰考上了其中的几个,还有同乡和同学找来要求顶替,那势头并不比现在高考差多少。

  最后,林峰考上了中央无线电军事通讯学校,那是一场非常困难的考试,不但考中文知识,还要考英语。

  而在那个年代,已经读到高中二年级的林峰也算是个知识分子了,所以才能顺利通关。

  然而考上军校其实只是林峰这段苦旅的开始,之前在家时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是总算衣食尚可。去县城报到时,则是自费徒步前往。

  到了县城报到之后,林峰被安排进了县城的一座宗祠,关键是吃不饱饭,不过因为是自愿的,林峰也只能忍耐。

  之后由梅县到韶关集中,竟然还是自费徒步,他和同学三三两两地走到韶关,然后搭火车到了湖南衡阳,再转广西桂林、柳州,最后徒步凑到了羊角山训练营地。

  本以为到了营地会好一些,没想到这个所谓的营地根本就是个荒地,建营房的材料要求学员们自己去找,当时规定了每个学员每天交三十斤毛竹。

  在颠沛流离中,许多同伴染上了霍乱,甚至有人死在了路上,林峰则侥幸活了下来。

  在昆明受训,其实条件也非常艰苦,营房床铺到处是臭虫,咬得人无法入睡。但是教官却非常严格,出操训练从不含糊。

  由于是受无线电训练,当时的教课教官是四个美国人,林峰老爷子已经记不清他们叫什么名字,只记得当年每个教官都配着翻译进行同声传译。

  但是受训的效果至今仍在,采访中老爷子会突然用手指敲打着椅背,告诉记者几声响是一、几声响是二,以及如何与文字密码进行转换。这时老爷子脸上一脸严肃,仿佛是在做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

  经过3个月的训练,林峰毕业准备分到部队上了。然而当时总司令部参谋处需要一位书记从事文书记录工作,长官觉得林峰的字写得好看,就把他调到了总司令部任职。

  尽管没有亲历一线作战,但是在大反攻的松山战役后,林峰曾经随长官到前线万中国远征军集结滇西,进攻龙陵、腾冲和松山。经过四个月的鏖战,全歼日寇第113联队,进而光复腾冲。日本公刊战史上称之为二战亚洲战场上的一次“玉碎战”(全军覆灭)。

  当时主攻松山的第八军和71军的新编28师则是中国远征军林峰所在的第11集团军所属。

  松山为龙陵县内第一高峰,海拔2690米。此处位于滇缅公路要冲,易守难攻,号称东方的直布罗陀。

  而当林峰来到战场,看到却只有满山满坡皆是黄土,不见一草一木,倒是各种堡垒、壕沟连成网络,他也不敢多走,生怕碰到地雷。

  而在龙陵战役后,林峰曾经见到公路两边堆放着双方军人的尸体,也见到日本人活埋的龙陵百姓。这让他真正见到了战争残酷的一面,也让他明白了之前一位守卫腾冲桥的师长为什么要因为短暂失守自杀。正如当时的一句口号所喊:一寸河山一寸血。

  之后,林峰还遇到有日本俘虏被送到司令部来。经过交谈,林峰发现其中有些人是被迫来缅甸的朝鲜人,有的是日军强制雇佣的印度民夫,他们都被很好地对待,之后交给长官部处理了。这或许是林峰最近距离一次接触日本兵。

  除了仅有的几次到一线视察,林峰大多数时间是待在11集团军总司令部做书记工作,但是总司令部的工作让林峰更容易看到全局的情况,每天都要收发很多文件,不是调动某某部队攻击,就是命令某某部队撤退。

  这期间,由于缅甸战事初期稍有混乱,一些不属于11集团军的部队也出现在了命令上,其中有名将戴安澜部队的信息,林峰当时也没有注意,不料不久传来了戴安澜师长捐躯的消息,让他印象十分深刻。

  随着后期大反攻,林峰也往往发出一些某某部队限时攻击某某阵地的命令,这让他知道前线的战事和以前不一样了。

  而对于林峰来说,最重要的文件是在1945年的一天,他收到长官的命令:日军已经投降,部队开始整编。

  到了1945年时,云南全境已经完全驱逐了日寇。而这时候,林峰突然接到命令,要求他们到曲靖整编受训。当时林峰得到消息,这是要打内战了,于是他以请假的方式离开了部队,趁机跑到了缅甸境内。“打内战我可不打!”林峰提起来就很激动。

  离开部队后,林峰先是回到云南蒙自开了间咖啡屋,但很快关门。之后林峰在云南一个土司那里找到了一份工作,最后还娶到了土司官的女儿。

  带着自己的妻子,林峰到缅甸的木姐干起了边贸,并且逐渐站稳了脚跟。此后林峰还曾经到腊戍经商,但是很快又回到木姐。1976年,林峰一家搬到缅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在当地开了一个洗车厂。

  靠着这家洗车厂,他将八个孩子养育成人,并且都接受了良好的教育,这在缅甸是十分难得的。

  经过多年艰苦创业,林峰一家在缅甸的生活安稳下来,但是老人在这期间也没有回过国内。在2004年,作为远征军代表,林峰参加了云南腾冲县的一次活动,才再次踏上祖国的土地,随后他曾两次回国,分别去了昆明和老家梅县,家乡公路的发达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如今老人的身体已经无法支撑他经常回国查看了,他更愿意坐在屋里的藤椅上,看着电视里播报中国的消息。在林峰看来,比起当年当兵吃苦的时候,如今的生活可以说是非常幸福了。“我当兵,就是为了这个国家嘛!”林峰说。

全国服务热线:
029-87375858


电话:15319955858   029-87375858咨询微信:admin-2016
地址:西安市莲湖区广信大厦3256号
备案号: 粤ICP备398536627号技术支持:北京PK10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
公司专业从事青少年足球培训,欢迎前来咨询!